《流浪地球》俘获44亿元票房 科幻影视圈跟投资

  作为新世纪以来第一批尝试做科幻电影的从业者之一,张小北对海内电影产业体系缺乏科幻片制作经验深有感触,“咱们之前遇到的最普遍的问题是,诚然晓得要做出什么样的成果,然而不知道会花多少钱,不知道找谁能做,只能靠摸索实现这个事件。”

  “郭帆是这个行业的先行者,他通过艰难的探索,把这样一部精良的作品带给大家,对中国科幻电影的推进功不可没。”姬少亭说。吴京曾在接受采访时回忆,郭帆最初向他介绍全体故事和物理数据时,状态“如同打了鸡血又濒临崩溃”。面对这样一个资金弛缓、前途未卜的剧组,吴京不仅从客串变主演,还投入数千万元救活了“小破球”。而在《流浪地球》之后,科幻片的创作或者不再如此举步维艰。

  此前,该片主创对它的等候仅仅是不赔钱,“这样,当前的科幻电影连续走下去,就好办了。”结果比他们猜想的要好太多。《流浪地球》也让人看到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力量,科幻创作者吃了定心丸,最近的科幻名目投资动向陡增。不少科幻影视从业者说,《流浪地球》之后,“中国科幻电影迎来了最好的时期。”

  中国电影工业通过实战检验

  “未来事务治理局”首创人姬少亭最近很忙碌,作为国内致力于科幻产业的公司,“未来事务管理局”春节后接到良多业务联系,客户纷纷表白对科幻文学IP的兴致,刘慈欣等有名科幻作家的作品版权极为热点。“过去有的客户只是询问行业状况,现在变得很有信心去推动名目配合,我们正在做的三四个科幻影视项目也更容易找到融资了。”

  值得一提的是,《流浪地球》全片共计2003个特效镜头,其中中国特效团队实现了75%。在中国影视类创业公司中,核心业务为殊效制造的公司共计67家,它们大多成破于2014年当前。这些年轻的公司在实战中一步一步试错,固然走了不少弯路,但最终观众对《流浪地球》特效的评估是“不输好莱坞”。

  很多科幻电影从业者都听过这样的论调:中国人不爱好硬核科幻片;除了一线城市的观众,不会有人愿意为科幻片买单;只有男性观众喜好看科幻电影……在姬少亭看来,《流浪地球》大获胜利,攻破了这些刻板印象,让人们对中国电影市场有了更多的设想空间。

  中国科幻片迎来最好时代

  放眼2019年,多部中国科幻电影有望上映:滕华涛执导的《上海堡垒》改编自江南的小说,讲述了外星势力突袭地球,幸存人类在上海发展救命地球最终大战的故事,目前影片已传出将在暑期公映的消息。张小北执导的电影《拓星者》改编自科幻探险漫画,描述了未来一群人在外星荒漠挣扎求生的故事。还有《明日战记》《球状闪电》等影片,都可能于未几的将来面世。

  本报记者 王广燕

  姬少亭认为,跟着科幻电影扎堆儿上映,可能浮现水平错落不齐的局面,但对这样的气象应怀着平常心。“不是每部电影都会很好,但中国科幻电影会越来越好。”

  不久前,郭帆接收媒体采访时曾说,中国科幻电影在制作上与好莱坞仍有25年到30年的差距。“《流浪地球》在客观上有很多不足,之所以票房上取得成功,主要是因为观众的宽容。”路漫漫其修远兮。电影里“流浪地球”盘算阅历了400年准备,2500年航行,100代人加入其中……这是中国人熟知的“愚公移山”故事,它也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情理:目标若是星辰大海,功成岂是一代人。

  “过去大家无奈假想如斯巨大的一个工业产品可能真正由我们自己做出来,然而《流浪地球》实现了,它展现了目前中国电影工业可能达到的水准。”姬少亭说。

  《流浪地球》俘获44亿元票房,科幻影视圈跟投资者深受鼓励——

  而当初,这些困惑已通过《流落地球》的实战教训得到了部分解答,七千人的团队成员摸着石头过河,蹚出一条做中国科幻片的途径。“全部科幻片子工业链的各个环节,都经历了一场实战考试。”张小北说。

  科幻片和科幻作者风起云涌

  攻破对国产科幻片的偏见

  “《流浪地球》最激励我们的一点在于,它的成功解决了信任的问题。”导演张小北执导的《拓星者》也是一部科幻电影,有望今年上映。“之前,国内许多投资方不知道这事能不能成功,能不能走得通,大家并不足够的信心。”

  “无论终极成果将人类历史导向何处,咱们决定决定渴望。”这是电影《流浪地球》中的一句台词,恰如导演郭帆在从前数年间对他的“小破球”秉持的信念。这部被誉为中国首部硬核科幻片的电影,目前累计44亿元票房已成为内地影史总票房亚军。

  未来

  信心

  教训

  科幻电影的成长,离不开一个健康的科幻生态圈。姬少亭还记得2016年创业初期中国科幻原创群体的匮乏,“成熟的科幻作者全国只有二三十人。”不过,随着文化产业热度逐渐回升跟国内科技的发展,更多人对科幻文学创作产生兴趣。“未来事务管理局”在从前的一年半挖掘培养了上百位科幻原创作者。他们有机会到中科院等科研院所拜访学习,接触前沿科学常识。“当初中国科研机构姿态更加开放,愿动向文学创作者展示中国的科技发展。”

  《流浪地球》筹备阶段,剧组有“四大金刚”的说法,指的是四个通例拍摄中不会波及的特殊局部,其中一个就是世界顶级特效公司维塔工作室。维塔开发了五套主演外骨骼,授权中方团队复制和改装了数十套轻版外骨骼。中国团队前往维塔的新西兰总部,在一周的时间里学习了原始数据、制作技能、分步拆解、组合安装。在借鉴和学习中,中国科幻电影从业者扩展了视线,也吸收了最提高的经验。